「俊揚,把手機收起來。」
我用非常嚴肅的口吻告誡這個十四歲的平頭小男孩。

「等一下,我有一封很重要的簡訊要傳。」俊揚不以為然的回答我,手指仍然躲在桌子下快速滑動著手機螢幕。

「你再不收起來,我就幫你拿給Coco。」
Coco是威力補習班的主任老師。
有著一頭像泡麵般燙捲的深褐色短髮,螢光色無袖上衣加上誇大的黑色串珠項鍊,
雙手總是戴著個性手環與寬滿戒指,
身上這些琳瑯滿目的飾品和大膽的配色讓她微胖的身材不那麼明顯,反而帶著粗獷的個性美感。

就像一般的英文老師一樣,
Coco在黑板前用高昂的語氣和誇張的肢體檢討考卷,好加深學生們對文法的記憶。
而我的工作就是在教室的後面監督最後排的同學,防止他們有任何聊天、玩手機等脫序的行為。
與其說是助教,我覺得我的職位比較像風紀股長。

「好啦,收就收。」俊揚心不甘情不願的把手機放進抽屜,還不忘記看一下螢幕上的時間。
智慧型手機的發明就像十九世紀的中國鴉片,
它無聲無息的侵入卻能夠把人心帶到另一個有聲有色的幻想世界。
我常常看到許多因為沉迷手機而眼神空洞的國中生,
他們的生活沒有別的,就是吃飯、睡覺、去學校(僅是去而已),還有滑手機。
很多年輕的靈魂被鎖在他們手中的小小發光牢籠中,黑色瞳孔倒映著螢幕射出的紅綠光線。
如果把手機從他們眼前拿開,他們的眼神就會像進入螢幕保護程式一樣,沒有任何運作與交換。
別誤會,我不是說科技不好。
我自已也有一支還不錯的智慧型手機,而且每天都會上FB和玩Candy Crush。
只是如果手機變成生活中的大部分時,那真的不是一個健康的現象。

我看著少了手機的俊揚呆坐在位子上,兩眼直視著前方正在寫白板的Coco,
我可以看得出來他的腦袋正在放空。
而那些寫在白板上的紅色字母對他來說只有確認自己不是色盲的作用。
真是可惜了那些用盡自己生命也要榨出一點墨水的白板筆。

另一個手機沉癮的小朋友是孟琳。她就是一個喜歡用手機和男同學你濃我濃的青春期少女。
她有著一頭漂亮的及腰長髮和幾乎把眼睛蓋住的厚重瀏海,高挑的身材讓她也稱得上是個發育良好的女孩。
但孟琳的眼睛非常小,又是個典型的單眼皮,
她大概認為這是她全身上下最美中不足的地方,
所以總是會在眼皮上貼上兩條寬寬的雙眼皮貼,好讓自己的眼睛看起來比較有神。
但她大概不會知道造成她眼神空洞的原因,不是因為那對可愛的單眼皮,
而是那兩片幾乎要蓋住她所有眼白的黑色瞳孔放大片。

我看著孟琳的食指輕盈的在螢幕上游移,靈活的程度絕對可以讓她在琴鍵上彈出大黃蜂的飛行。
但我敢保證她那支掛滿布娃娃吊飾的手機裡除了通訊和遊戲外,沒有一款音樂APP(喔!但或許會有太鼓達人)
「孟琳,手機收起來,不要再聊了。」我語帶平靜的說。
但孟琳一點反應都沒有,繼續對著手機傻笑。
老實說我得承認自己對女生比較好的事實。
不是因為性別取向,而是因為這個年紀的女孩兒最兇不得。
只要稍微觸到那根愛面子的神經線,往後的幾個星期你就準備被「少女的斜眼」瞪到死吧!
所以面對一直玩手機的孟琳,我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雖然說工作倫理上,原則比情感重要多了,
但為了我以後上班的心情,我還是別對這個賀爾蒙作祟的孩子太苛刻比較好。

另一個在我管轄範圍內的國中生叫作李豪。
從他那對深邃的眼眸和立體的五官就知道,他是那種走在校園走廊時會被有不少小學妹帶著愛慕的神情從窗戶巴望他的風雲人物。
不過這個年紀的孩子好像很嚮往叛逆的台客扮相,
不管李豪長得多麼英挺,他每次補習必穿的及膝扶桑花海灘褲與藍色夾腳拖都讓他的酷勁減低不少,更別說他那顆燙了玉米鬚的爆炸頭…
嗯…沒關係…他有天會知道髮型是件很重要的事…。

「欸俊揚,借我立可白。」李豪對著俊揚說。
李豪是個沒有手機就不知道該如何生存的單細胞生物,只能靠把玩文具來消磨補習中漫長的時間。
但這可憐的孩子連上課都不帶筆,所以只好跟稍微有讀點書的俊揚借用。
當然還順便有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可以說上一兩句話。
「我沒帶。」俊揚一臉我就是有帶但不想借你的玩笑表情回答他。
「你最好,給我拿來喔!」李豪在笑中暗示俊揚來大鬧一場。
「好啦,等我一下。」俊揚若有似無的翻著他的鉛筆盒,然後遞給李豪一支紅筆…。
「幹,我要立可白啦!拿來喔!」李豪看著俊揚手中的紅筆咆嘯著,並試圖將手臂繞過坐在他們兩個中間正痛快擠著粉刺的孟琳。
「我就真的沒有帶嘛~~」俊揚調皮的用雙手護著桌上的鉛筆盒,
如此的舉動更激起李豪搶奪的雄性,身體更向前想用手抓住懸在鉛筆盒上的吊飾,結果一個不小心,手肘撞到孟琳的筆袋。
我眼睜睜的看著那個塞滿文具與紙條的粉紅色筆袋就這樣從書桌上垂直殞落,
然後筆和筆摩擦後在地面上發出一聲清脆的「啪---」。

這一聲讓原本充滿專注氛圍的教室瞬間失去焦點,整間教室的學生全部都往後看,包刮Coco。
「王俊揚你們在做什麼?」Coco嚴肅的對著被嚇到俊揚說。
「是李豪把鉛筆盒弄掉的!」
「干我屁事。」李豪反駁著。
「快點撿起來,不要再玩了」Coco繼續轉身寫著白板。「Joan老師,如果他們再不守秩序可以請他們站起來。」Coco對我說。
「好。」我答道。
Coco忙著趕進度,沒心思搭理這些上課中的突發狀況,
所以雇用了一個簡稱為「助教」的員工來減少事件發生的機會,也就是本人在下我。
但目前的我似乎沒有達到她雇用的目的。

Coco繼續和同學檢討考卷,俊揚看了李豪一眼,李豪對著他奸笑。
我看著俊揚緩緩離開座位,緩緩伸個懶腰,扭動脖子,彷彿他已經坐了三小時似的(其實只有三十分鐘),
然後悠閒的蹲下,將散落腳邊的筆一  支  一  支撿起來,放進側躺在地上的粉紅筆袋中。
此刻他撿筆的動作真的非  常  確  實,好像在拍什麼需要分解動作的的教學影帶似的。
但我很明白俊揚一點都不介意幫李豪收拾爛攤子,如果有任何機會可以讓他們名正言順的消磨時間他們一點都不想錯過。

就這樣,我看著蹲在我腳邊撿筆的影帶男主角,一直照鏡子擠粉刺梳瀏海的漂亮寶貝,和開始感到無聊而不時偷開手機螢幕的少女殺手,
他們三者與前排熱烈與Coco辯論著考卷題目的學生相比,實在不像是同一間補習班的學生。

我默默嘆了口氣,
就像我說的
他們是沒有手機就不知道該怎麼生存的單細胞生物。

 

 

 

 

by 9M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9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